不要让“预约”难住老年人

0 Comments

  不要让“预约”难住老年人

  下午的北京闷热难当,王黎明独自站在朝阳区图书馆(小庄馆)门前,额头渗出汗珠,内心十分忐忑。“预约,我不会弄啊,这图书馆能进吗?”

  “您放心,我们给老年人预留了免预约座位。”得到这样的回应后,王黎明老人长舒一口气。

  如今,很多不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遭遇预约难题。但令人欣慰的是,记者走访时发现,在一些图书馆、公园、电影院……或专门为老人准备了免预约通道,或替老人现场预约,帮助他们攻克预约难关。

  ■图书馆 不仅免预约还设老年座

  朝阳区图书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3年的“劝学所”。1959年1月,朝阳区图书馆正式对外开放,1960年迁到小庄。

  75岁的老人王黎明家住金台路,一直以来,小庄的这个图书馆是他最喜欢的阅读场所。“我喜欢看报纸、杂志,平时溜达着就过来了,方便。”

  老爷子在疫情期间没出过远门,基本的生活需求都是就近解决。唯独这个图书馆,让他心心念念。听说图书馆要预约才能进,一天只接待150人。他几次路过,都犹犹豫豫,“现在这智能手机,我是真不会弄,更别提预约了。”

  这天终于鼓足勇气进了门,得知老年人可以免预约进馆,王黎明发自内心地高兴。终于进了馆,室内凉风舒爽。在二楼的报纸期刊阅览室,专门设置了6张宽大的书桌,这是图书馆为老年人准备的免预约老年人专座。“这儿好啊,报纸全,上架也快。”王黎明挑了份最新上架的报纸,落了座,翻阅起来。

  朝阳区图书馆馆长李凯介绍,这里有242份报纸、370份期刊供选读:“我们这个馆原本就有老年人阅读区。现在全馆还没有完全开放,考虑到老年人有读报、看杂志的习惯,专门在这里设置了临时专区。”另外,在朝阳区图书馆更新更大的劲松馆,也专门设置了老年人阅览室,可以同时接待十几名老人阅读。“我们的原则是,老年人会预约就预约。不会,我们帮忙,尽量为老年人考虑周全。”

  位于西北四环的海淀区图书馆,目前每天接待到馆读者200人。记者了解到,这里也为老人提供了免预约入馆服务。三楼的报刊阅览室,同样考虑到老年人的习惯,准备了舒适的阅读环境,甚至连老花镜和小药箱都配备齐全。办公室主任姜威告诉记者,对那些没有阅览证的60周岁以上老人,海淀区图书馆也人性化管理,老人只需登记身份证或者老年卡,或出示健康码便可入馆。

  ■公园 让老人像往常一样遛弯

  从天坛公园东门往里走没多远,有一处面积不大的健身场所——全民健身路径。大爷大妈们在这里的单杠、双杠等设备上玩出了花,也让这里成了北京老年健身圈特别有名的一个地方。

  记者到访时,几位身材健硕的大爷,正在双杠上自如伸展。“我们都熟了,基本上天天能见着,这么多年早就成了习惯。”

  从4月28日起,天坛公园也实行了分时段实名预约购票、实名验票措施。持公园年票及政策性免票人员进入公园暂时无需预约。不过,具体到天坛内的景点,如果需要参观,老人们还是需要提前预约购票。

  在朝阳公园的健身步道上,老马慢悠悠地溜达着,身边骑自行车的少年,风一般驶过。“嘿,我年轻时也这样……”

  拿着老年卡的老马,跟往常一样,每天下午,到朝阳公园这条有树荫的步道下散步。据工作人员介绍,持公园年卡、有效身份证件的老年人,可以免预约、登记进园。“我觉得这样真是挺替我们老年人考虑的。”老马对这种贴心服务赞赏有加,“智能手机我也用,但熟练程度没法跟年轻人比啊。我天天都要逛公园,要是天天让我预约,我真没法弄。”

  ■电影院 一直以来都帮老人取票

  万达影城北京CBD店,还没有恢复往日里的火热氛围。零食饮料区门可罗雀,只有自动取票机前有影迷在操作取票。按照疫情防控统一要求,电影院线下售票暂停,全部采用网络预约购票、线下取票的模式,而且观众也不允许携带零食和饮料进场。

  “刚开放不久,现在还是限流状态,而且新片还没有大批量上映。”值班的董经理说,虽然人不是很多,但是也已经接待了几次老年人。对不会用手机购票的老年人,影院会主动提供帮助。董经理一边检票一边对记者说:“这很正常,我们其实早就这样做了。老人接受智能设备确实慢一点,我们也都理解。在手机上买完票,再帮他们取个票,对我们也不是什么麻烦事,而是应该做的。”

  金逸影城中关村店,场务员工小吴也表示,帮助老年人,早就成了日常工作的一部分。“一般都是子女帮老人在网上买了票,老人过来以后,我们帮他们取一下票,举手之劳。”因为现在上映的是《星际穿越》这样的科幻片,所以老年人还不多。但随着像《八佰》等国产片逐渐点映,老年人会慢慢变多,“有老人遇到购票、取票的难题,我们会主动帮忙,请老人们放心。”

  手记

  子女们也该多做点事了

  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这些图书馆、公园、电影院,已经在力所能及地帮助老年人适应预约常态化。但像金逸影城中关村店的小吴所说,子女们先预约购买好电影票,是帮老年人顺利观影的第一步,“如果到现场再由我们来帮助购票,那很可能已经没有合适的场次了。”

  在朝阳区图书馆,王黎明老爷子的焦急写在脸上,如果不是工作人员悉心帮助,冒着酷热的他很可能白跑一趟。

  在朝阳公园,老马拉着记者聊了很久,不仅仅是预约的话题,还有对智能手机的适应,“以前啊,觉得没必要,现在,真是逼着自己学习,得勤问孩子怎么玩手机。”

  老人们不是不想拥抱互联网、不是不愿意使用智能手机,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引路人、一份随叫随到的指南。不想麻烦子女,是很多老年人的真实想法。但是,子女们似乎应该更主动一些,帮老人们适应预约常态化、智能生活常态化。老人们不主动说,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需求。就像小时候,孩子们即便不主动说,父母们也会主动问:“孩子,你累不累?要不要抱抱?”

  本报记者 孙毅 文并摄

【编辑:朱延静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investpoin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